乐视用这个方法可能让净资产转正,但退市风险犹在
2018-11-23 15:26:19
  • 0
  • 0
  • 1

来源: 第一财经 

(原标题:乐视追踪丨乐融致新出表或令乐视网净资产扭正,但负债风险仍压顶)

济美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乐视网盈也乐融致新,亏也乐融致新。

乐融致新是乐视网财技的关键棋子。现在来看,融创中国的关联公司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天津嘉睿)拍得乐融致新的股权,从而加冕为第一大股东,乐融致新退出乐视网合并报表,可能是融创的“一石二鸟”之技。

2018年半年报显示,乐视网合并报表净资产为“-20亿”,其中乐融致新就“-22亿”。这表明,如果2018年年报乐融致新出表,乐视网的净资产届时很可能录得正数。

但即便如此,乐视网还存在2018年年报被年审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或否定意见的审计报告的可能性。如果发生这一情形,乐视网就将面临退市的难关。

同时,在财务数据层面,虽然乐融致新出表可能冲抵经营和资产减值形成的亏损,但过往为外围公司融资担保带来的潜在债务风险,仍如泰山压顶。如果乐视网就此计提巨额预计负债,那么乐融致新出表这一招将难有效果,届时因净资产指标退市可能在劫难难逃。

乐融致新出表的神奇功效

2018年9月24日,乐视控股持有的乐融致新15%股权,被融创中国的关联公司天津嘉睿以2.4亿的价格拍得,这一举动使天津嘉睿持有的乐融致新的股权,提升为46.05%,而乐视网持有的乐融致新股权保持在36.4%不变。

天津嘉睿由此跃升为乐融致新第一大股东,原先作为乐视网子公司的乐融致新,被剔除出乐视网的合并报表,是大概率事件。

我们来看看,乐融致新被剔出合并报表,乐视网的财务报表会发生怎样的变化?首先是,乐融致新的负资产被移出表外,2018年半年报,乐视网合并报表净资产-20个亿,其中乐融致新净资产就-22个亿。可以合理预见,乐融致新出表后,剥离乐融致新的大额负资产,乐视网合并报表净资产很可能录得正数。

就归母净资产部分而言,2018年半年报,乐视网归属净资产为-4.76亿,如果剥离乐融致新,乐视网将不再承担占乐融致新36.4%的负净资产负担,这部分负资产数字应为22*36.4%=7.92亿,所以,按2018年半年报数字计,乐视网归母净资产,就可能由负转正,为-4.76+7.92=3.16亿元。

这还只是其一。其二是,乐融致新出表后,乐视网持有的36.4%乐融致新股权,在会计处理方式上,将由成本法计量,改成按权益法计量。也就是说,这36.4%的剩余股权,将按公允价值计量,那么公允价值与持股比例原对应的净资产份额之间的差额,计入投资收益。

按天津嘉睿以2.4亿买15%股权的价格计,乐融致新的最新估值是16亿元。那么乐视网持有的36.4%,公允价值应该在5.76亿元。

这还只是保守估计,如果按2018年6月乐融致新增资决议时的估值90亿计,乐视网持有的乐融致新股权,公允价值将超过32亿元。

那么乐视网母公司报表层面,对乐融致新的长期股权投资的账面余额会是多少呢?

按2018年上半年数据,乐融致新净资产-22亿,那么乐视网36.4%股权所对应的净资产是-7.92亿元,也就是说,如果乐视网母公司报表按成本法如实计量的话,乐融致新在乐视网母公司的长期股权投资的账面价值就是-7.92亿元。

因此,乐融致新出表,因会计处理方式产生的投资收益,按2018年半年报数据,和乐融致新股权拍卖的16亿估值来算,应为5.76+7.92=13.68亿元。如果按乐融致新增资的90亿估值来算,则乐融致新出表形成的投资收益,将达到5.76+32=37.76亿元。

考虑到2018年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为-14.89亿元,这一笔投资收益甚至有望将2018年净利润扭正。

因此,剥离乐融致新,因剥离负资产包袱和改变会计处理方式两项,给乐视网归母净资产带来的贡献,可能达到17亿,甚至可能达到43.5亿元。(不考虑所得税因素)

由是,不出意外,这一笔神操作,令乐视网因2018年净资产为负,而导致退市的因素消弥大半。

渴望放飞自我的乐融致新

融创中国获得乐融致新的控制权,除了对乐视网是否退市有意想不到之功,还有望让乐融致新和其旗下的优质资产单飞,可谓一石二鸟。

实际上,乐融致新作为各方瞩目的资产,融创中国对其早有安排——将乐视网旗下优质资产调整至乐融致新,一旦乐融致新控制权变到融创中国关联公司名下,则产生乐融致新与乐视网的切割和隔离效果——乐视网面临的诸多诉讼和债务,一旦付诸赔偿,不至伤及乐融致新和这些优质资产。

2018年初,乐视网旗下资产——乐视金融100%的股权,以“暂时零对价“的方式,成为了乐融致新旗下的资产。彼时公告显示,乐视金融将按14亿元左右估值来确定以资抵债解决部分关联方欠款的问题。

而2017年9月,乐视网子公司乐帕是以30亿元的对价,将乐视金融从非上市公司体系转让到上市公司体系的。

除乐视金融之外,2018年1月,乐融致新还以9290万元的价格,受让了乐视商城的主要资产。

更重要的一笔投资是,乐融致新的子公司乐视致新投资(香港)有限公司在2016年初,曾以22.67亿港元(约18.75亿人民币),以6.5港元每股的价格认购TCL多媒体新股3.49亿股。乐融致新由此成为拥有TCL多媒体20%的股份,成为TCL多媒体的第二大股东。

2018年6月25日,TCL多媒体更名为TCL电子。虽然香港市场上,TCL电子的股价仍然低迷,但TCL电子自2017年的各项利好,包括京东向TCL电子注入雷岛科技,以及收购TCL集团的TCl商用信息科技等均表明,TCL电子是一项优质资产。

综上来看,乐融致新仅TCL电子的资产,2017年账面价值就有20个亿。乐视金融运营主体————乐视投资在2018年8月22的估值报告显示,其于2017年末的整体估值为17.32亿元。仅此两项资产,有据有查的价值就达到了37亿元。这还不包括乐城商城,以及乐融致新母公司的估值。

所以乐融致新并不仅仅是母公司本身,而是作为一个“集团”至少是“一拖三”的资产。天津嘉睿以16亿元的整体估值拍得15%的乐融致新股权 ,实在是“白菜价”。而乐融致新估值的变化速度和幅度,也引发了深交所向乐视网发送问询“大信封”。

要知道2017年初,当时还叫“乐视电视”的乐融致新,融资时的估值是270亿。2018年6月,乐融致新的最新估值是90亿元,并以此估值基础,向包括TCL集团、京东邦能投资等在内的现金增资或以债转股的形式增资。

除天津嘉睿已经拥有46.05%的乐融致新股权外,乐视网持有全部乐融致新股权(36.4%),还质押给了天津嘉睿和融创房地产集团。

这是因为,2017年11月,天津嘉睿向乐视网借款12.9亿,以及融创房地产为乐视网提供总金额30亿元的担保从而获得的乐融致新股权质押。

如此看来,融创中国最看好的就是乐融致新资产,而“白菜价”拍得和未来有望通过质押所得乐融致新股价,有望为融创在乐视网打水漂的150亿投资,扳回一局。

乐视网仍存在持续经营风险

乐视网2018年前三季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3.65亿,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4.89亿。公司反复提示,如经审计后2018年全年净资产为负,公司存在股票被暂停上市的风险。

截止到11月底到期,乐视网无法偿还的金融机构借款类债务约19.23亿元。此外,乐视网还公告了一笔19亿元向非金融机构借款到期无法偿还的事项。

另外,乐视网还需要面对当初乐视体育和乐视云计算融资时留下的“烂摊子”,当初这两家外围公司融资时,贾跃亭作为彼时的乐视网实际控制人,让作为乐视体育原始股东的乐视网承担了巨额带息股权回购义务,承诺乐视体育在2018年底前在完成上市,否则原股东有义务回购乐视体育的A+轮和B轮进入的股东份额。

除此之外,贾跃亭还让乐视网兜底了乐视体育从A+轮至B轮溢价的底,A+轮融资5.78亿元,B轮融资78.33亿元,从A+轮到B轮融资的投后估值,从30亿,涨到了240亿元。

另外,乐视网子公司乐视云,曾以明股实债的方式,向重庆战略性新兴产业乐视云专项股权投资基金融资10亿,目前重庆基金向乐视网申请仲裁的金额为14.03亿元。

乐视网的说法是,上述回购担保义务,乃贾跃亭单方面签署,乐视网并没有履行相关审批流程。但最终是非丁卯,不由乐视网说了算,还要看仲裁和相关诉讼判决,乐视网估算,对上述几项纠纷,乐视网可能承担的最大责任涉及金额为126亿元。

如果被罚承担上述担保责任,几个乐视网也不够罚。乐视网可能面临灭顶之灾。而眼下,对于融创,现实之计就是保住了融资致新,和它的“一拖三”资产。

至于乐视网是否退市,乐融致新出表已经救了它一马。而救不救得成功,就看融创下一步棋落子何处了。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