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裁员和降薪”FF梦想遇阻
2018-10-24 09:55:51
  • 0
  • 0
  • 0

来源:新京报

“不得不裁员和降薪” FF梦想遇阻

  当地时间2017年12月10日,美国加州,FF总部办公楼。 资料图片/视觉中国

  新京报讯 (记者白金蕾)继上周末法拉第未来中国(下称:FF中国)部分员工以劳动仲裁的形式,迫使恒大法拉第发放薪资后,10月22日法拉第未来(下称:FF)再以内部信宣布被迫降薪20%,创始人兼CEO贾跃亭只领取一美元年薪,并与新融资人展开洽谈。昨日,FF中国相关人士向新京报记者证实了上述内部信的真实性,并称“不得不裁员和降薪”。

  欠薪、降薪、裁员问题均指向FF的资金问题。FF在其内部信中称,由于投资方恒大健康未能履行其承诺并支付其同意支付的款项,导致FF正在面临财务困难。

  接近恒大健康人士则称,其已于19日向未转签恒大法拉第(恒大投资后FF在中国的运营主体)的FF中国员工,以借款形式支付了薪资,但FF美国并不归其管理。

  6月25日恒大健康以收购时颖公司的方式投资FF,此前时颖公司已向FF支付8亿美元投资,根据协议,恒大健康将于2019年12月31日之前、2020年12月31日之前分别投资6亿美元和6亿美元。随后,恒大健康向FF美国派驻财务,逐渐接管FF中国的管理。

  8月以来,双方在补充协议签订、提前打款、管理权等问题上发生争议,最大的争议在于补充协议是否规定恒大健康应在7月31日前向FF支付3亿美元投资、在2018年底支付2亿美元、在2019年初支付2亿美元,以及FF是否达成了补充协议的预量产要求。

  10月3日,FF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标志着双方谈判破裂。

  伴随投资争议的,还有恒大与FF在中国公司的控制权争夺,FF中国的人事调动及讨薪风波,FF在广州南沙工厂的建设进度问题,以及由此蔓延的FF美国降薪和裁员危机。

  焦点1

  降薪超20%,贾跃亭领1美元年薪

  上述FF的内部信显示:自本周起,全体员工的年薪降低20%,小时工的时薪也将降低20%,降薪范围涉及FF美国所有高管及员工。FF承诺在资金到位后恢复原有薪酬。

  另据FF中国方面介绍,FF在美国的高管自动降薪幅度超过20%。面对FF财务紧张的局面,有不少员工表示“愿意只领取每月生活费,等公司未来情况好转之后再补发其工资”的方式,与FF一道度过这轮危机。

  降薪幅度最大的莫过于FF创始人兼CEO贾跃亭,其在信中称,未来只领取一美元年薪。此前在乐视网面临资金危机时,贾跃亭也曾采取类似行动。2016年11月6日,时任乐视董事长贾跃亭发出内部全员邮件《乐视的海水与火焰:是被巨浪吞没还是把海洋煮沸?》,他在信中称:LeEco战略实现的节奏过快,组织与资金面临极大挑战,他和公司管理层将为此承担责任。“即日起,我自愿永远只领取公司1元年薪。”

  FF还将采取裁员行动。FF在内部信中称:“做出全员降薪和裁员的举措,是无奈的举动。但在当前形势下,为确保FF长远规划的实现,公司已经制定了一系列短期运营规划,不得不做出艰难但必要的决定。”“今天对所有FF人来说是艰难的一天,特别是受到这项决定影响的同事们。我们感谢你们的努力工作和牺牲,我们都在Fight to the first”。

  据了解,FF全球近2000人,其中中国有超过500人,美国有超过1300人。据财新网报道,一名FF美国的研发人士称,FF内部很久前就已列出“如果裁员,哪些人先走”的名单。该名人士预计,此次裁员比例约为25%,如果FF与恒大在香港的仲裁结果不达预期,走的人或许会更多。

  焦点2

  与恒大“闹翻”,寻求新融资

  FF还将展开新的融资计划。“目前,公司正在积极采取措施,包括寻求与我们拥有相同愿景的投资人融资的机会”,上述FF内部信中称。

  降薪、裁员及接触新融资均指向FF的资金问题。10月9日的公告中,FF称其试图摆脱恒大的唯一原因是,恒大未能实现其意图,继而拒绝支付其已同意支付的资金。恒大不应该一方面拒绝支付资金,另一方面享受补充协议生效后的权益,包括接管FF中国的大部分经营管理权。

  新京报稍早独家报道,FF方面称,补充协议由恒大健康先提出,其部分内容为,如果FF达到预量产准备,恒大健康在2018年7月31日前先打3亿美元进来;截至2018年Q4总共打款5亿美元,即到2018年年底再支付2亿美元;到2019年1月共打款7亿进来,即到2019年1月再打款2亿美元。昨日,接近FF的知情人士透露,恒大健康要求签订附加协议的原因是,要求获得FF中国的管理权,并加速推进FF81量产。

  针对上述问题,恒大健康以涉及保密协议为由不予回答。但接近恒大的知情人士对新京报记者称:“我们有钱,已经提前支付了8亿美元,但接下来的付款要看付款条件是否达成,我们肯定是看好这辆车才投资的。”

  此外,上述人士否认了阻止融资的说法,他们根本没有新的融资,谈何阻止呢?“FF与恒大闹翻之后,相信更难融资了,基本上可以说是毫无门路了,谁还敢相信贾跃亭?”

  焦点3

  恒大与FF中国员工的薪资之争

  10月17日、10月18日,FF中国的近20名员工向北京市朝阳区劳动仲裁中心提出仲裁申请,仲裁原因为恒大法拉第未按时支付薪资、无合同用工等,朝阳区劳动仲裁中心已经受理了该案。10月19日恒大方面向未转签恒大法拉第的FF中国员工,以借款形式支付了薪资。

  双方的争议主要在恒大健康投资后,是否需要换签新的劳动合同,恒大方面是否有权利要求FF员工更换工作地点,恒大方面接管后员工待遇是否有变,以及FF中国员工是否需要向恒大方面提供证章。

  6月25日,恒大健康以收购时颖公司的方式,曲线投资FF。8月14日恒大方面在广州召开恒大法拉第揭牌仪式。8月23日,恒大方面向FF中国派驻财务、人事,并召开员工动员大会,称恒大法拉第为FF在中国的运营主体,要求员工换签合同,且其总部在广州市南沙区,要求部分员工更换工作地点。

  早期的FF是中国北京和美国加州双总部制,国内主要在北京、上海工作,涉及部门包括研发、销售、行政、人力等。根据恒大法拉第提供的数据,涉及换签员工共533名,截至目前已经换签劳动合同员工443人,未转签员工58人,离职32人。新京报记者获悉,目前恒大法拉第在北京设置研发中心共200余人,在上海设立研发中心共70人,广州设立营销中心,广州南沙区共70人,广州、成都、深圳各有十几个人。

  企业在更换母公司、实际控制人、投资人、董高监等职位后,且劳动合同尚未过期的情况下,是否需要更换劳动合同?管辅律师事务所刘鹏飞律师称,通常而言不需要更换劳动合同。但如果涉及集团内部子公司间的转岗、工作地点的变更等,可进行更换。

  接近恒大的知情人士称,转签过程中恒大提供的岗位数量、岗位级别和薪资待遇基本与原来一致,并未主动裁员。

  “此前只有部分员工选择迁移,部分员工留守,其余员工均在观望。但10月7日,恒大和FF闹上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恒大要求仍在观望的员工全部迁往广州,这部分员工则由于不想迁移,尚未签约,这也导致了他们最终被欠薪的命运。”FF员工表示。

  FF中国员工提供的信息显示,上周五,恒大法拉第HR对未换签合同的58位员工中的20余位进行了一轮协商,表示“如果不去广州上班,那么只好协议解除劳动合同”。

  上述接近恒大的知情人士解释称,劳动合同未换签的58人,绝大多数为原乐视老员工。其中,没有在FF中国正常出勤的5人;11人长期在美国;10人准备去美国工作正在办理签证;9人主要为贾跃亭个人品牌服务的所谓传播部员工。恒大法拉第是FF在中国的运营主体,由于该公司主要在广州工作,因而发生迁移,并无不妥。且员工迁移至广州南沙区可解决住宿问题并支付每月3000元补偿,迁移至广州市区支付每月5000元补偿。

  熟悉劳动仲裁程序的人士告诉记者,如果出现上述合同争议,劳动者首先应向签署劳动合同的公司索要薪资,如果该公司发生变更,劳动者可以向实际提供劳动的一方索要薪资,且实际接受劳动的一方需承担无合同用工责任,但还应结合具体案情进行分析。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